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超神寵獸店 線上看-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強大的信念(求訂閱月票)推薦


超神寵獸店
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
但苏平知道,这些人命和亡魂,都会记在霖族身上。
二人跟随着豢龙神族的强者前往地界内陆,前往豢龙神族的龙山群中。
嘭!
就在这时,陡然间一股力量猛然爆发,只见几位前来迎接的豢龙神族强者中,有一人蓦然出手,狂暴的力量瞬间摧毁了临近的苏平。
此举,惊呆了众人。
所有人震惊地看着此人,难以置信,这一幕太突兀了,始料未及!
但随着能量冲击扩散后,众人迅速都回过神来,仔细感应,却发觉那位从霖族千山万水艰难护送过来的人族奇才,已经死了。
连渣都没剩。
一位尊者境的袭击和出手,绝非天神境能够抵挡,相差太大了,哪怕是一个眼神都足以秒杀苏平千万次,更别说此刻的全力出手。
“狂瀚,你在做什么!!”
一位豢龙神族的强者不禁怒吼,脖子都涨红,惊怒地看着对方。
“抱歉,这样的祸害不能留。”那豢龙神族的强者像变了个人,脸上没半分先前的热情,淡漠无比,说完便身影骤然掠动,一道金梭般的兵器笼罩住他,破开虚空,转瞬间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,直接逃走。
这一切发生极快,从苏平被偷袭轰杀到对方脱身离开,众人虽刚反应过来,但想要追赶已经来不及了。
对方显然早就构思好一切,袭杀后便直接逃走,估计连逃走的路线和地方都想好。
众人挥散能量,望着虚无的空中,苏平的身影早已不见,过去未来的时空也都被抹杀,什么都没留下,死得不能再死了!
羽冠中年人脸色铁青,难看得像锅底,他拳头攥得咔咔作响,眼眶发裂,一路辛苦护送,最终居然是这样的结果。
“啊啊啊!!”
他忍不住大吼,失态发狂。
其他几位接应的人族强者同样悲愤,想要宣泄。
几位豢龙神族的强者脸色难看,其中一人咬牙道:“这个叛徒!他肯定跟霖族勾结,该死,居然隐藏的这么深!”
“霖族,我们不共戴天!!”
几位豢龙神族的强者同样愤怒,他们族派尽皇者出手,不惜得罪霖族,就是想要保下苏平,结果居然被毁了。
霖族居然在他们族里安插了钉子,而且是如此位高权重的级别,也是令人心惊。
在众人狂怒无处宣泄时,虚空中一道身影凝聚,苏平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诸位前辈不必悲痛,我还有口气。”
“!!”
众人全都瞪大眼睛,如遭雷击,震在当场。
他们都是至强者,除大喜大悲外,基本喜怒不形于色,但此刻却是彻底呆住了。
这一幕甚至比苏平遇袭还要不可思议!
“你,你活着?”
一位豢龙神族强者不禁震撼道。
以他的感知和判断,苏平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,何况刚刚皇级的羽冠中年人也同样悲愤,说明即便连皇级强者都无法奈何。
几位人族强者全都震撼得发懵,感觉如见鬼。
“你……”
羽冠中年人呆呆地看着苏平,忽然,他想到野皇与苏平的一战,当时苏平也是彻底死去,却又奇迹般复活了,当时的原因他还顾不得深究,没想到现在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,难道……苏平背后有祖神庇护?
除了这个原因,他找不到任何解释。
在他看来,苏平也是毫无复活的可能,除非是他无法想象的祖神,也许才有手段能办到。
如果苏平背后有祖神庇护,那会是谁?
绝不可能是豢龙神族的祖神,毕竟在霖族时,这种事就发生过。
难道是天道院?或是……
羽冠中年人的思绪飞速转动,一秒间考虑到无数种可能,他的心情也再度平复下来,松了口气,对苏平道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苏平笑了笑,有些唏嘘:“天才想活下来,还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的确不容易。
如果不是他有系统的话,就真的死了。
古往今来那些妖孽的奇才,提前夭折的更是不可想象。
神醫 行道遲
不过,他也正是因为能够复活,才敢锋芒显露,在外面他可是苟的很。
“你是怎么活下来的,他刚刚明明已经将你彻底杀死了。”一位豢龙神族强者不禁问道。
很快,没等苏平回答,这话便招来其他几人的侧目,眼神都有些不太好看。
刚刚刺杀苏平的豢龙神族强者被人收买了,谁知道这剩下的人里面,还有没有人是叛徒?
这位强者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不妥,有些悻悻然,摇头道:“当我没问,你也别告诉我,等回到龙山再说。”
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曾得到一位强者的庇护,能够保我三次不死,现在已经用掉了两次,还剩一次。”苏平‘坦然’说道。
众人心中恍然,暗暗凛然。
这说法跟他们的猜测一样,虽然苏平没说那位强者是什么境界,但毫无疑问,多半是祖神境!
“这样的妖孽,没有强者栽培,估计也很难教导出来,这不是单靠悟性就能办到的……”
“难怪……”
众人心中都有‘答案’,不再多问,对苏平的身份也更多了一丝凝重和认真。
羽冠中年人说道:“我们先回龙山吧,苏平,你到我身边来。”
“好。”
苏平来到对方身边。
几位豢龙神族的强者看到,也没说什么,毕竟刚刺杀苏平的便是他们豢龙神族,他们也不敢保证,自己族里没有别的内奸叛徒。
没多久,众人就来到了龙山中。
龙山在豢龙神族地界的中心地带,山脉连绵无尽,群龙居住,才靠近数千里外,就能在各处的虚空中看到一些巨龙穿梭和游荡,还有些巨龙跟一些豢龙神族在虚空中嬉戏,听沿途的豢龙神族讲解,这是在牧龙。
苏平一路看到各种鳞片颜色的巨龙,啧啧感叹,感觉就像进入到龙界培育地一样,大饱眼福。
众人穿梭,没有在虚空中滞留太久,直接回到龙山群的主峰神龙山中。
随着众人回归,早已在此处等待多时的豢龙神族和人族强者,立刻便围拢过来,其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杵着龙鳞仗,上下打量苏平一眼,感叹道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你们在边界遇刺的事,我等已经知晓了,我族会给你们人族一个交代。”
羽冠中年人连忙道:“玉长老您客气了,那只是意外,豢龙神族此次为护送我们回来,诸位皇者亲征,我族感激不尽!”
“这是应该的,你们投奔我族,那霖族无端屠杀你等,便是挑衅我族,只是我族根基不如这霖族深厚,以前不愿招惹,但也不会任人欺辱!”玉长老眼眸中掠过凛冽之气,使得和蔼的面容,都有一丝杀气。
“没想到狂瀚居然是叛徒,该死,我们刚调查了他们的过往,他的确有跟霖族勾结的可能!”
“当年他外出游历,听说遇难了,后来脱险,估计就是霖族帮了他,被趁虚而入!”
“这件事也算是给我族一个警醒,必须彻查。”
其他豢龙神族无不愤慨。
羽冠中年人点头,也知晓豢龙神族的品性,此事只是意外,绝非蓄意为之。
“你们能安然回归就好,那一战我们看了,哈哈,从来没想过,一个小辈天神境的战斗,居然能把我看得热血沸腾!”一位人族强者大笑道。
先前苏平边界遇袭时,他们全都震怒,但看到苏平活下来后,全都狂喜。
“没想到我族也能诞生出这样的妖孽,他们都嘲笑我族血脉低微,诞生出人皇已经是极限,现在被啪啪打脸!”
“看到那些霖族的表情,真特么解气啊!”
“从今日起,我们举族栽培他,这是一场豪赌!”
几位人族强者都很兴奋,从苏平身上看到了崛起的希望,人族受到的压迫太久,腰板弯曲太久,最渴望的事便是有朝一日,挺直腰板,扬眉吐气!
面对族内遭遇不公的事,能够直言,面对打压,能够反击,面对扇到脸上的耳光,敢于躲闪,甚至反击,这就是他们所想看到的盛世,属于人族的太平!
“恭喜贵族出了一个好苗子,此子的天资,已经进入混沌天骄榜了。”
“没错,刚刚混沌石碑出现了他的名字和信息,天神榜第二,哈哈!”
“能够将野皇分身给干趴,光是这一战,就足够吹一辈子了!”
其他豢龙神族也是热情道贺,以豢龙神族跟人族的交情,人族变强,如果能诞生祖神,跻身高位种族,对豢龙神族而言便是一个极强的铁盟友!
这也是豢龙神族不惜与霖族对立决战,也愿意出面帮助的原因。
羽冠中年人领着苏平,跟众人逐一道谢,没等多久,又一道身影驾临此地,是人族中一位皇级强者,名为薪皇。
羽冠中年人将苏平交给薪皇,对苏平道:“你过往不在我人族总部居住,今日锋芒过盛,霖族的暗杀绝不会善罢甘休,在你修成尊者前,不可踏出我族总部一步,这是保护你的安全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苏平心中苦笑,外面刚招惹一个至尊老魔,导致他不修成封神境,都不敢出店。
现在又得罪一个霖族,不修成至尊,不能离开一洲。
好在这里即便他离开了,也不会真的死掉。
“没本事,没实力,真的连出门都难啊。”苏平心中叹息,但没什么抗拒,他本身还挺享受这种宅系快乐。
“你在天道院修行,回头我们跟天道院那边商量,看如何保证你的学业,以你如今的潜力,相信天道院应该愿意派长老,过来亲自教导你。”薪皇微笑道,似乎将苏平今后的种种都已经规划好。
“多谢。”苏平抱拳。
“跟我无需道谢,走吧。”薪皇轻笑一声,随后跟其他人道别,便领着苏平瞬移离开了。
在虚空横渡中,苏平对薪皇道:“前辈,我人族有多少皇者啊?”
薪皇是中年人模样,气宇轩昂,眉心有一道薪火神纹,看上去威严而神圣,他轻笑道:“有五位,将你解救出来的是羽皇,除我外,另外三位都在别处,没能赶过来,本以为羽皇出面,解救被霖族抓捕的人族,已经足够,没想到你闹出的动静太大,早知如此,我也该一同前往。”
苏平恍然,点头表示明白。
“你会不会怪我们其他人没有出力帮忙?”薪皇微笑道。
苏平摇头:“不敢。”
“只是不敢,并非没有所想。”薪皇笑容收敛,轻叹一声,道:“我族五位人皇,乃是无数岁月积累而成,失去任何一位,对我族都是惨痛损失,都会动摇根本,导致更多的人会被欺压,甚至杀死,那是亿亿万的数量!”
佟歌小主 小說
“如果两位皇者同去,固然把握更大,但一旦折损,后果不堪设想,我族经营无数年,都将毁去一半,死的人更多!”
“有些事情,并非我等不愿,而是不能。”
苏平微怔,沉默了一下,道:“我明白。”
薪皇看了苏平一眼,点点头,道:“你的表现,让我族看到希望,也许你自己都没想到,从今日起,无数人族都将会听说你的名,记住你的战绩,你将成为无数人族的希望,成为他们的精神支柱,成为他们在苦难,在屈辱中活下去的信念!”
“我族仍有无数人,分散在各州,那些是我族势力所无法覆盖之地,所以在那些地方生活的人族,只能忍受欺压,为奴为宠,生活跟猪狗毫无区别。”
“但你的存在,会给他们在黑暗的生活中带来希望,我知道这么说,会让你心底承受极大压力,但我相信敢直言挑战皇者的你,能够承受得住。”
“你一定要好好修行,变得强大,有朝一日超越我等这些老古董,那时才是我人族真正直立起脊梁的时刻,万族见我人族面孔,皆不敢再辱,不敢再欺,不敢再打杀!”
苏平来到神界匆匆,从未见过人族在神界的模样,但从眼前薪皇的话中,他却不难想象得到,加上他在霖族的遭遇,以及他看到的其他神族面孔。
视万物如蝼蚁高高在上的态度,人族的生活可见一斑。
除人族外,其他万族,多半也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