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隨散飄風-第三千三百一十九章 序列之路看書


踏星
小說推薦踏星踏星
一艘飞船内,有人大声说着:“诸位,前面就是黑暗时空,陆主曾在黑暗时空对决过一个序列规则强者,名曰墨商,也就是天上宗诏武时,被陆主击杀的那个人,此人…”
这艘飞船是专门前往无边战场的,带着上万人,在这曾经避之不及的地方参观。
无边战场对于六方会而言是噩梦,没有人愿意进入,一旦进入,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,而今,却可以任由他们参观,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无边战场噩梦的人才体会得到。
前方有人介绍着。
后面的人在飞船内兴奋议论。
“黑暗时空,又来了,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来一次,以这样的方式。”
“这位大哥来过黑暗时空?”有人惊奇。
“呵呵,很久之前了,那时候我在黑暗时空与永恒族还有暗影人厮杀,漫无边际的黑暗,除了自己,所有人都是敌人,那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度日如年,暗影人根本不分敌我,我甚至怀疑他们更帮永恒族。”
“一个个人倒下,真是惨烈的战争。”
“能从黑暗时空活着回去,这位大哥是英雄。”有人敬佩。
旁边有人附和,“是啊,英雄。”
“我等参观无边战场,也是想看看无数人类精英喋血之地,缅怀过往。”
“英雄不敢当,唯有陆主才是英雄,是陆主让我等不再被永恒族威胁,让我等可以参观无边战场。”
“陆主自然不用说,是所有人的英雄。”

飞船角落处,于冷平静看着星空,眼中闪过阴冷。
英雄?这宇宙哪来的英雄?不过是为了活下去奋斗上来的人罢了,陆隐,他能做到,自己也能做到,想着,他摸了摸凝空戒。
“不知道这无边战场会不会有虫巢,以前发现过吗?”有人开口,引起了于冷在意。
旁人道:“好像没有吧。”
“喂,最前面那个,无边战场有过虫巢吗?”
大 醫
正滔滔不绝讲解无边战场的人一愣:“虫巢?那倒没有,但这里也是天上宗搜寻的重点。”
“如果有就好了,找到虫巢,一步登天,想见陆主都不是不可能。”
“是肯定能见到陆主,天上宗对虫巢太重视了,那奖励,想想就流口水。”
“别说了,老子都不想参观了,只想去找虫巢。”
“你知道宇宙有多少人疯狂寻找虫巢吗?都红了眼了,那要靠运气,别看虫巢被发现了不少,实际上平摊下来,一个平行时空都未必能有一个,一个平行时空多大?就说这黑暗时空,就算有虫巢,我们这些人分散下来寻找也要找无数年。”
“是啊,只能靠运气。”
“诸位,能找到虫巢固然好,不能找到也正常,接下来诸位将看到的是大石空,那个平行时空…”
于冷平静看着星空,摩挲着凝空戒。
他暂时不打算孕育虫巢,天上宗抓得那么紧,虫子一出来就会被发现,而他之所以加入这里参观无边战场,就因为有虫子在找他。
天上宗找不到虫巢,虫子却能找到。
固定在一个地方只会被虫子找到,那是找死,虽然他很想得到虫子。
不断有虫巢被找到,他反而开心,如果宇宙只剩下他一个有虫巢的,等待时间,他总有一天会把虫子覆盖星空,让天上宗不敢妄动,成为下一个永恒族。
无边战场吗?这里也许还会是生死磨盘。
于冷目光越发森寒。
天上宗,众人研究江山社稷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“很奇怪,为什么不能用?我们根本控制不了这里面的序列粒子,莫非真要修炼咫尺天涯序列之法的人才可以控制?”
辰祖道:“不可能,原起老怪就可以控制,他修炼的绝对不是咫尺天涯序列之法。”
陆隐也道:“詹言也没有修炼咫尺天涯。”
“忘墟神控制不了,我们一样控制不了,这就奇了怪了。”
“除非灵化宇宙有独门控制序列之基的方法。”
“肯定有。”
“整个江山社稷图都是序列粒子,他们能有什么独特的方法?除非。”
众人沉默了一下,彼此对视。
“太古城之战,原起老怪为什么没动用江山社稷图?就算因为他的对手是木先生,也可以把江山社稷图交给其他人用,太古城战场达到始境的也没几个吧。”
“江山社稷图是大杀器,永恒族这都不用,除非他们用不了。”
“宇宙与宇宙并不相连,四方镇守使出去一趟,回来就能看到不属于这方宇宙的生物,肯定有原因。”陆隐忽然想起了什么道。
“你是说序列规则不同?”
“有可能。”
我家后院是异界 小说
巫女 的 时空 旅行
“那你师父那边怎么解释?木先生也不属于我们这方宇宙,如果不同,他应该会提醒我们。”
这也是个问题,如果是序列规则的原因,木先生他们从外方宇宙而来也应该会察觉,不可能不提醒陆隐他们,包括单古大长老,昔祖,都会提醒他们。
既然不是序列规则的问题。
“灵起。”武天忽然道。
众人看向他。
武天望向江山社稷图: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研究灵化宇宙的修炼模式,可惜没有研究对象,只能靠想象研究他们的修炼之路,灵化宇宙以灵起为初始,那他们从修炼一开始,本质上就与我们不同,就像大海与河流,同样是鱼,却又完全不同一样。”
“修炼界如果是一种生态,灵化宇宙与我们天元宇宙的生态环境就完全不同,序列之基只能被灵化宇宙的修炼生态所利用。”
在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之前,这个解释显然更容易被众人接受。
现在的问题就是,得到江山社稷图,却用不了,原本想通过它来分析灵化宇宙的修炼方式,最终发现这东西完全由序列粒子构成,他们耗费时间或许可以研究出如何凭序列粒子构建一个江山社稷图,以此推演出构建其它序列之基的方式,但有什么用?
天元宇宙没有固定的序列之法,无法延续一个又一个时代,让人修炼同一种序列之法来构建序列之基,即便灵化宇宙完全将序列之基制造方法告诉天元宇宙,天元宇宙也做不到。
两种生态环境,彼此无法相融。
众人一一散去,对江山社稷图不感兴趣了,他们用不了,毫无意义。
辰祖继续去寻找忘墟神,一天不搞清楚王小雨的事,就一天不会放过忘墟神。
陆隐看着辰祖离去的背影,都忍不住替忘墟神悲哀,被辰祖盯上,打是打不过,逃也逃不了,够她喝一壶的。
“柱子,你的序列规则是什么?”武天忽然问陆隐。
陆隐一怔,这种问题其实不太合适,就像直接问人家有什么底牌一样,但对方是武天,陆隐倒没有多想:“还没有。”
“你可以规则不近身,却尚未领悟任何一种规则?”
“我刚刚突破祖境,都没领悟序列规则,至于这规则不近身,是比较独特。”
武天笑了,看了看陆隐,又看了看江山社稷图,那笑容,意味深长。
陆隐疑惑:“前辈,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?”
武天指了指江山社稷图。
陆隐眨了眨眼,忽然目光发亮,陡然盯向江山社稷图:“你是说?”
武天笑道:“这不是送上门的礼物嘛,既然发挥不了序列之基的用途,总不可能还给灵化宇宙吧,你心脏处星空能规则不近身,等于有了真正星空的雏形,什么都有,却又什么都没有,最缺的就是序列规则。”
陆隐迟疑:“可这江山社稷图的序列规则是咫尺天涯,不好用。”
武天好笑:“你还嫌弃?这一整个江山社稷图有多少序列粒子?单论数量,足以赶超始境强者了,而且你那是星空,星空,只有一种序列规则?”
陆隐想过这个问题:“我应该不止一种。”
“是很多种。”武天强调,很认真看着陆隐:“你刚开始修炼,肯定有人跟你说过专修一种,太杂反而不好,但你硬生生走出来了,修炼的比谁都杂,却修炼成四个内世界,古往今来第一人,无比强大,你已经走到这一步,难道还要往回走吗?”
“别人是一种序列规则,你怎么可以?”
梨花白 小说
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柱子,你掌握的是一个星空,一整个星空,岂能被数量束缚,一种序列规则?两种,或者跟你的内世界一样,四种?少了,太少了,少的可怜,应该是无数种。”1
南方的鳥和北方的鳥
陆隐脸色变换,他想过自己应该掌握不止一种序列规则,却又因为祖世界相互融合到心脏处星空,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路在哪,是一种序列规则还是四种,或者五种。
而今,武天却告诉他,是无数种,因为他那里有一个星空,一个宇宙。
陆隐捂住心脏:“无数种,那要修炼到什么时候?”
武天大笑:“这不来了吗?”
“江山社稷图?”
“是咫尺天涯,把江山社稷图收入你心脏处星空,它是序列粒子构成,分散它,将咫尺天涯序列粒子充斥你心脏处星空,你的星空规则不近身,换言之,能有什么规则全在你,别人的规则都接近不了,就不可能从你这里抢走规则。”
“你那片星空拥有什么规则,就是什么规则,有多少规则,就有多少规则,有增无减。”3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